北京:22:56:05 伦敦:14:56:05 纽约:10:56:05 东京:22:56:31
快捷导航
三巨头回调450亿市值:消费龙头还有戏吗?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18-09-22

  本年6月初起头,伊利股份、蒙牛乳业和光明乳业——中国乳成品行业的三巨头股价集体下挫,下跌幅度以至跨越上证指数和恒生指数,出乎良多人的预料。过去几个月,A股和港股都履历了较着的下跌。乳成品三巨头股价有所调整并不奇异,但需要留意的是,三家公司的跌幅均跨越了大盘。 6月1日至9月20日之间,不到100个买卖日,伊利和光明的跌幅均跨越20%,三家公司总市值累计蒸发财450亿元。跌幅最小的蒙牛乳业,股价也下跌了14.04%,而同期间的恒生指数跌幅仅有9.82%。A股的伊利和光明,同样跑输上证指数。此前,无论是卖方研究员、机构投资者仍是散户,似乎都相信一个概念:龙头消费公司具有逆周期性,不易遭到商业战的影响,因此可能会在大盘弱势情况下更抗跌,以至逆市飘红。 但现实很是残酷,过去三个月,三巨头不只没有上涨,以至比大盘跌的更猛。那么,乳业巨头的这一轮下跌到底是被错杀,仍是支持公司上涨的趋向性要素发生了某些变化?狂飙突进的2017年:乳业巨头逆市飙涨,先来回首一下三大巨头2017年的股价走势:2017年全年伊利股份上涨89.06%,蒙牛乳业上涨56.62%,就连走势较弱的光明乳业全年的涨幅也达到了17.49%。与近期的大幅下跌比拟,可谓有着天地之别。 从2017年三大乳业巨头的业绩来看:2017年,伊利股份的总营收681亿,同比增加12%,归母净利润60亿,同比增加6%;2017年,伊利股份的总营收681亿,同比增加12%,归母净利润60亿,同比增加6%;蒙牛乳业的总营收与净利润同比增加别离为11.47%和372.63%;光明乳业的总营收和归母净利润虽远不如伊利与蒙牛,但却连结着增加,同比增幅别离为7.25%和9.6%。在年报上,三家乳业巨头把业绩增加和股价上涨的缘由均归结到需求量的恢复以及费用率的下降上。不外支持股价的明显并不只是业绩,虽然三巨头利润都有上涨,但除了蒙牛由于上年基数低,有特殊缘由导致利润飙涨之外,别的两家利润增速都不到10%。 我们梳理了此前看多乳业龙头公司的次要概念,此中有三个要素获得了遍及的认同:市场集中度提拔有益于行业龙头、消费升级刺激人均消费提拔以及全面二孩政策带来的新生齿盈利。说起2017年乳成品行业的逆势上涨,大大都投资者和机构城市认为这与行业集中度互相关注。跟着人们糊口程度的不竭提高,乳成品的消费量逐步增加。与此同时,乳成品行业的敏捷成长,发生了产物品种齐备,手艺较为先辈的大型乳成品企业。不外,在面临日益稀少的优良奶源,乳企之间的合作也变得相当激烈。
在此过程中,大型乳成品企业的市场集中度均呈上升趋向。市场较为分歧的概念是,中国乳成品行业构成了以蒙牛、伊利两大巨头为主导,其他中型乳企并存的合作款式,市场的集中度仍在进一步提拔。 遭到市场开放及消费者对乳成品需求提拔的影响,比来十多年乳成品的发卖量增加敏捷。2004-2017年,中国乳成品的发卖量从最后的932.2万吨增加至2017年的2905.1万吨,全体增加高达211.64%。虽然增速惊人,但从人均消费量来看,仍然与发财国度有着较大的差距。按照中国奶业统计材料的数据显示,全球奶类成品的人均消费根基维持在110千克/年附近,2016年呈现了细小的下滑,同比下降0.1%至109.9千克/年。 以下为按照中国奶业统计材料绘制的乳类成品人均消费变化:但发财国度的奶成品人均消费仍远高于成长中国度,截止2015年岁暮,发财国度的人均奶成品消费量达222.5千克/年,而成长中国度的人均消费量仅有78.9千克/年,几乎是成长中国度的近3倍。市场预期,对于中国的乳成品行业来说,市场远未达到饱和,增加空间庞大。 到2016年《生齿与打算生育法批改案(草案)》的正式实施,奉行了35年的城镇生齿独生后代政策宣布竣事。二孩的开放将导致出生生齿的添加,2016年全年出生生齿1786万人,与2015年比拟增加了131万人。而重生生齿的增加将对乳成品行业发生庞大的影响。可是,到了比来几个月,市场似乎对这些已经高度分歧的崇奉发生了摆荡,间接反映在股价走势上。 到了2018年,乳成品行业呈现了大反转,不但三大巨头鄙人跌,整个财产链几乎都鄙人跌,港股和A股皆如斯。本年以来(截止2018年9月20日),处于财产链上游的奶牛养殖企业庄园牧场、中国圣牧和皇氏集团别离下跌了21.52%、68.65%和41.61%。而下流的奶粉企业ST因美的跌幅也达到了35%。再往前看,辉山乳业因债权危机迸发,在2017年岁首年月就呈现了暴跌,至今都处于停牌重组的形态。从财产链的角度来看,上游的养殖企业最先起头下跌,随后下流的细分行业也呈现了分歧程度的下跌。而从产物品种来看,最起头呈现下跌的上市公司大多是做奶粉的企业,不管是国内的自主品牌仍是像贝因美一样有外资入股的上市公司,根基都无法幸免。最终,跌势延伸到液态奶龙头公司。 2018年,当伊利起头下跌的时候,是不是支持中国乳成品行业的根基逻辑假设出了问题?抑或仅仅是由于前期涨幅过大?回头再梳理一下数据会发觉,其实硬币还有另一面。市场集中度提拔:份额能否归于国产巨头?虽然市场集中度不竭提拔是一个必然的趋向,但国内乳成品市场的集中度更多的体此刻了液态奶市场上。目前,伊利和蒙牛的市场拥有率跨越了六成。然而,整个乳成品行业不单单仅有液态奶这一个细分市场,对于液态奶之外的其他产物品种,国内龙头公司的合作力其实并没有那么强。 我国婴幼儿奶粉行业集中度较低,2016年行业CR5市占率仅为39.1%,低于全球平均56.4%的程度,市场集中度简直有进一步提拔的空间。可是,在三聚氰胺事务之后,外资品牌市占率逐步提拔,市场份额并没有集中到国产乳成品巨头手中。按照东方证券研报,2007年,外资奶粉品牌占比仅为40%,2014年曾经上升至55%,目前国表里品牌比例约为4:6.2016年,婴幼儿奶粉市场市占率前三别离为雀巢(包罗子公司惠氏)、美赞臣及达能。以下为各大奶粉品牌市占率变化:奶粉曾经被谈的太多,举个关心度比力低,但市场规模也不小的细分市场:奶油和奶酪。在这一市场,特别是中高端市场进口产物有劣势。而在进口产物中,新西兰的市场份额在比来几年持续维持在高位。 市场集中度简直在提拔,但从细分市场和产物来看,液态奶范畴国产龙头劣势较着。可是一些利润丰厚的范畴,好比奶粉、奶油和干酪,国产龙头未必能在市场份额的集中趋向中获得压服性的劣势。液态奶更多拼抢渠道、进口的物流成本比力高,而奶粉则更需要产物本身的劣势,进口物流成本并不高。参考之资:人均收入提拔,奶成品消费量必然会持续提拔?在上文中我们提到此前市场的一个支流概念:我国人均乳成品消费量与发财国度相距甚远,市场远未饱和,上升空间较大。人均GDP和人均奶成品消费量经常被用来做对比,这两者真的有正相关关系吗? 其实未必。在回覆问题前,我们先来看看2015年G7国度的人均GDP和人均液态奶消费量的环境:截止2015年,以G7国度人均GDP程度顺次排序,美国的人均GDP为56443.82美元,排在G7国度的首位,然而人均液态奶消费量却仅有83.8千克/年,仅排在G7国度的第四位。再看日本,2015年时的人均GDP高于意大利,与法国相当。可是日本的人均液态奶消费量却远低于意大利和法国。人均GDP较低,也并不料味着液态奶消费量就低。2015年南非的人均GDP只要5746.68美元,远低于G7国度的人均GDP,只相当于日本的六分之一。但南非的人均液态奶消费量却高达35.9千克/年,以至还略高于日本。 而处于北欧的挪威和瑞士,2015年人均GDP高达74498.14美元和82016.02美元,远高于美国的人均GDP,但人均液态奶的消费量仅有82.4千克/年和59.9千克/年,均低于美国的消费量程度。即即是挪威和瑞士两个国度相对比,人均消费量比力高的反却是GDP比力低的挪威。我们不敢说液态奶消费量与人均GDP和收入程度无关,可是这些反例也能够证明,液态奶消费量和经济程度并不是完全正相关的。也许,人均消费量随人均GDP的增加而增加,在消费量处于极低的时候是成立的,但当人均消费量曾经达到必然数量的时候,人均GDP的增加未必会来带来消费量的提拔。这可能与糊口习惯、饮食布局、本地奶业资本和财产成长程度等多种要素相关。 虽然中国的乳成品消费量与发财国度的平均值比拟有较大差距,但发财国度内部差别也很大。凭什么推论出中国奶成品市场特别液态奶的消费量潜力必然很大?虽然,二孩政策的开放为乳成品等行业带来的需求的上升,但按照国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出生率的增加仅维持了一年,2017年全年出生生齿1723万人,比拟2016年已削减了63万人,出生率为12.43‰。 在面临外部各类各样的要素后,重生生齿盈利能维持多久呢?能否会是好景不常呢?截止2017年,本来不竭增加的中国乳成品市场,其岁暮发卖量累计值也呈现了下降,以下为国度统计局的官方数据统计:已经支持乳成品龙头公司的逻辑假设,现在真的还合用吗?也许他们简直可以或许安定当前的市场地位,但问题是该当给几多倍市盈率的估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