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22:56:05 伦敦:14:56:05 纽约:10:56:05 东京:22:56:31
快捷导航
永宣基金海南金矿困境:一家停产 一家仅一处矿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18-10-22

  “(海南)振邦的效益是最差的。”10月9日,海南省东方市国土资源局矿产资源岗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称。在东方市合计的4家金矿企业中,海南振邦无疑是“差生”。
 
  近日,有投资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反映称,联创投资(833502,OC)旗下公司发行管理的私募基金(即永宣基金)存在多个问题。而海南振邦矿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振邦)、海南锐城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锐城),正是此次被投资的相关金矿企业。
 
  海南振邦一位负责人向记者介绍,海南锐城仍处于停产状态,海南振邦仅有一个矿产在2018年8月逐步恢复生产。
 
  注册地未寻获企业
 
  海南振邦、海南锐城与联创投资的交集源自后者相关公司发行的私募基金。联创投资旗下相关公司发行的私募基金(即永宣基金)共5期,合计128名个人投资者,15家机构投资者,募集约13.51亿元资金。而永宣基金投资的海南金矿项目,运行的企业正是海南振邦、海南锐城。
 
  据天眼查信息,海南振邦注册于2001年,海南锐城注册于1998年,均具有黄金勘查、开采资质。同时,这两家公司的股东均包含了永宣资源一、二、三号(常州)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即永宣基金1期、2期、3期)。10月9日,海南振邦一位负责人说:“现在是联创(投资)方面在控股(海南)振邦。”
 
  不过,在海南振邦、海南锐城的注册地,记者未能寻获这两家企业。
 
  海南振邦的注册地址为海口市金龙路10号景瑞花园景瑞阁1902室。10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该地址,却发现房门紧闭,并未看到有人在此办公。据1902室业主透露,此前有人称租房给他们公司领导个人居住,后来对方表示公司经营有变,所以未能续租。但是该业主未曾将该地址用于公司注册,也未被告知该地址已用作海南振邦的注册地址。
 
  同样未能在注册地址寻获的企业,还有海南锐城。10月8日,在海南锐城的注册地——海口市海甸岛五西路丰泽园小区第2栋302室,记者未能找到海南锐城的踪迹。10月8日,海口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查询后表示,海南振邦并未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单,至于公司财务信息其无法查询。
 
  10月9日,海南振邦一位负责人介绍,上述两家公司的注册地,是在十几年前注册使用,现在公司以矿山为主,海南振邦已搬迁至海南省东方市红泉农场十八队附近。至于海南锐城,因相关证件还未办妥,仍在停产当中。
 
  海南振邦仅一处矿山生产
 
  位于海南岛西南部的东方市,相对海南省内其他市县,在金矿储量上有一定优势。自20世纪80年代发现金矿以来,金矿开采一直持续,目前有红甫门岭金矿、不磨金矿I号脉带岩金、东方北牛金矿、抱板金矿、红泉十八队金矿5家矿山。
 
  10月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驱车辗转来到东方市红泉农场看到,海南振邦的工地上搭建了一个矿井,四周堆积了部分矿石。随后,在附近的采选厂,海南振邦一位负责人介绍称,海南省东方市红泉十八队金矿(以下简称红泉十八队金矿)的经营情况“正常”。从2018年8月开始,该金矿的相关证件才完成办理,并陆续进行开采。
 
  在2014年8月8日,海南振邦获得了红泉十八队金矿的采矿许可证,但是安全生产许可证的办理进度一直停滞。2017年8月,海南省国土资源厅工作组实地核查发现,红泉十八队金矿的安全生产许可证仍在办理当中,而且该矿山的相关资料,还存在多项填写有误的情况。
 
  “最开始来到这个院子,确实是荒草丛生。”上述海南振邦负责人介绍,他作为联创投资方面的代表,在2018年5月来到海南振邦的办公地,负责公司的生产经营。但是他当时都不知道怎么经营公司,接下来的3个月,都在负责安全生产许可证的办理。“腿都跑断了。”他说,最终在2018年8月9日,海南振邦获得了安全生产许可证。
 
  不过,海南振邦目前正常生产经营的矿山,仅有红泉十八队金矿。
 
  海南省国土资源厅发布的2015年度探矿权年检资料中提到,海南振邦拥有3张探矿证,所属项目名称分别是海南省东方市俄垒金矿、红泉十八队金矿、海南省东方市牛岭金矿;海南锐城拥有1张探矿证,所属项目名称是海南省东方市馒头山金矿(以下简称馒头山金矿)。
 
  10月9日,记者在馒头山附近看到,矿山未有开工迹象。在2017年永宣基金年度投资人会上,永宣基金项目负责人介绍,两家公司在2016年至2017年底因资金紧张,未按原计划进一步投入勘查工作。又受环保、安全监管政策影响,加之前期欠债、官司以及拖欠工人工资等原因,采矿工程举步维艰。
 
  情况更为严重的是馒头山金矿。据上述永宣基金项目负责人介绍,因环保策原因,馒头山金矿矿权已被取缔,针对该问题,公司正考虑通过法律程序提出赔偿诉求,努力挽回公司损失。
 
  上述海南振邦的负责人称,虽然馒头山金矿他未经手,但是政府仍在征求企业意见。至于海南振邦的另外两个金矿的采矿证办理,预计明年春节会有眉目。
 
  不过,海南振邦要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是,金矿的采矿权出让收益市场基准价方面,海南省的价格为全国最高。2018年5月,《海南省主要矿种采矿权出让收益市场基准价》发布要求,金矿的采矿权出让收益市场基准价为21元/克。
 
  海南振邦负责人称,全国的销售金价一致,甘肃金矿采矿权出让收益市场基准价一克才五六元,意味着海南的黄金每克开采成本就高了十几元。按照海南振邦3个金矿的储量计算,总计会增加几千万的成本,肯定会影响到公司的利润。
 
  黄金文化旅游仍是概念?
 
  对于海南金矿项目的规划,永宣基金不仅关注到开采、经营,而且要延伸发展黄金文化旅游项目。
 
  在2017年永宣基金年度投资人会上,永宣基金方面介绍,现在的整体思路是在实现金矿盈利的同时,注入旅游概念,将金矿装入黄金旅游小镇,实现项目整体增值及(之后的)退出。
 
  在上述年度会议上,永宣基金相关项目负责人称,公司黄金文化旅游项目进展顺利,目前已通过海南省的项目立项和建设规划,通过合作方式来推进黄金旅游项目的开发,培育新的企业(业绩)增长点。10月9日,海南振邦的负责人也表示,总公司有在准备注册一个黄金旅游子公司。
 
  不过,这并未获得相关方认可。10月9日,海南省东方市国土资源局矿产资源岗一位工作人员认为:“这个说来有点太远。说白了,矿业旅游还停留在概念上,不好做。”他还提到,东方市的金矿含金量不高,一年的开采量也就几吨。
 
  上述海南振邦负责人称,海南振邦拥有的3家矿山,已探明储量估计有92万吨的金矿矿石,按照海南省国土资源厅审批的年开采量,需要开采几十年。
 
  但是他此前提到,目前海南振邦的实际情况是,其红泉十八队金矿仍在逐步恢复生产阶段,其他矿山又处于半停产状态,永宣基金方面一直在投钱探矿。
 
  据海南省东方市国土资源局矿产资源岗一位工作人员了解,中国在矿业旅游上的发展,很多都停留在规划层面。一些大型矿山还可以有所作为,但是海南并没有什么大型的金矿企业,东方市的这些小规模矿山,开发前景不大。
 
  据《海南省东方市矿产资源总体规划(2016——2020年)》,虽然东方市有一定的金矿开采历史,但是11个查明资源储量的金矿床规模以中、小型为主,累计查明资源储量41.96吨,截至2015年底的保有资源储量为22.51吨。